论山姆•谢泼德对黄哲伦的影响

2017年3月30日18:00:12 1 10

摘要:山姆·谢泼德美国当代著名剧作家,他的剧作多以寻求身份认同、孤独、背叛、家庭功能失调等为主题。而美国当代另一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的剧作也以表现这些主题见长。黄哲伦曾经师从山姆·谢泼德,本文拟从谢泼德对黄哲伦的影响来深入探讨两位剧作家表现的共同主题。论山姆•谢泼德对黄哲伦的影响

关键词:山姆·谢泼德;黄哲伦;影响;主题

Abstract: Sam Shepard is a famous contemporary American playwright. The themes of his main works are the search for identity, loneliness, betrayal, family dysfunctional, and so on. David Henry Hwang, another famous contemporary Chinese American playwright is also good at revealing these themes in his plays. Sam Shepard once was David Henry Hwang’s teacher. This paper will discuss the same theme from aspect of Sam Shepard’s influences on David Henry Hwang.

Key Words: Sam Shepard, David Henry Hwang, Theme, Influences

 

山姆·谢泼德(Sam Shepard)1943年出生于美国的伊利诺斯州。1953年到纽约当演员,他的剧作生涯开始于1964年,并很快在外百老汇崭露头角。自从1964年他的《牛仔》在外外百老汇(off-off Broadway)上演以来, 20年间,他写了40多个剧本,3本散文、诗歌、回忆录,6部电影剧本,得了11次奥比戏剧奖,1979年《被埋葬的孩子》一剧获普利策奖,《心灵的谎言》(1985)则使他荣膺了1985~1986年度的纽约戏剧评论家协会奖,1993年, 《当代戏剧》杂志为山姆· 夏泼德出了专刊。

他的人生非常丰富且具有传奇色,在许多方面都获得了成功。他是一个成功的歌手、成功的演员、成功的编剧,等等。他写的电影剧本《德克萨斯州的巴黎》,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而且还因《优良品质》一片中的出色演技获得了1983年的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但是山姆·谢泼德最大的成功还是在于戏剧,他是当代美国剧坛上继尤金·奥尼尔、阿瑟·米勒、田纳西·威廉姆斯之后又一位举足轻重的剧作家。最近20余年来,山姆·谢泼德(Sam Shepard)被美国剧评界公认为是他那一代人中最有才华和最重要的剧作家,被毕格斯比称为美国剧坛“最重要、最有力的声音”和“外百老汇最成功的剧作家”

黄哲伦(David Henry Hwang),1957年出生于美国洛杉矶一个华人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来自上海,在美国接受了大学教育,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兼银行家。他的母亲,来自菲律宾的华裔,是一位钢琴家。因为母亲的缘故,黄哲伦很早就受到音乐的熏陶。他七岁开始拉小提琴,在高中时,曾为学校演出的音乐剧伴奏。在高中的最后一年,黄哲伦第一次看话剧,剧目是阿瑟·科皮特(Arthur Kopit)的《印第安人》(Indians)。家人希望他会继承父亲的事业,主修商业。但他却上了斯坦福大学,原因就是这所大学不提供商学位。在大学期间,他主修英语,并得到了小说家约翰·乐戎(John L’ Heureax)的指点,开始大量阅读戏剧作品。1978年夏天,他参加了第一届帕杜亚山戏剧家节(Padua Hills Playwrights’ Festival),并师从萨姆·谢泼德(Sam Shepard)和玛丽亚·艾琳·福恩斯(Maria Irene Fornes)学习创作。学习创作。同时,他在心中开始酝酿《新移民》。1979年春天,黄哲伦自编、自导的《新移民》在他宿舍楼里的休息室上演,该剧反映了美国华人的归属问题。他的父母在观看了这次演出后,为儿子对戏剧的热情和才华所感动,从此对他的创作生涯给予了巨大的支持。黄哲伦随后把剧本寄给了奥尼尔戏剧中心举办的1979年度戏剧家大会(1979 Playwrights Conference of the O’Neill Theater Center),该项目的艺术指导把剧本推荐给制作人约瑟夫·帕普(Joseph Papp)。1980年《新移民》在纽约的约瑟夫·帕普公共剧场首演时,受到评论家和观众的好评,同年获奥比奖(Obie Award)。这部戏的成功奠定了黄哲伦作为杰出的华裔剧作家的基础。此后的《蝴蝶君》(M. Butterfly,1988)为黄哲伦赢得1988年度托尼奖,并奠定了他在美国戏剧界的地位

一、山姆·谢泼德的戏剧思想

山姆·谢泼德对黄哲伦的主要作品,及其主题都有重大的影响。例如寻找身份认同、孤独、背叛、家庭功能失调等主题,在黄哲伦的主要作品中都有所体现,譬如,《蝴蝶君》、《新移民》以及《金童》。山姆·谢泼德的作品,尤其是《饥饿阶级的诅咒》、《被埋葬的孩子》和《真正的西部》都是以这些主题为特色。但是,这些联系是怎么产生的呢?

按照年份来看,黄哲伦的剧作和谢泼德的作品,是可以放入一个比较的框架内的。谢泼德的《饥饿阶级的诅咒》首次公演在1978年3月,《被埋葬的孩子》首次公演于1978年6月。黄哲伦的《新移民》首次公演于1979年3月,紧接着1980年7月谢泼德的《真正西部》首次公演。最后,黄哲伦获得托尼奖的《蝴蝶君》于1988年3月首演。另一部提名托尼奖最佳戏剧剧作《金童》首演于1997年1月。

《饥饿阶级的诅咒》是第一部可以比较主题的戏剧。在这部剧里,谢泼德不仅回到了在《被埋葬的孩子》中的主题,而且这些主题也可以在黄哲伦的《新移民》中找到共鸣。在《饥饿阶级的诅咒》中谢泼德向读者、观众展示了家庭的功能失衡。一个由父亲韦斯利、母亲艾拉、女儿艾玛、儿子韦斯顿组成的家庭。在这部剧的一开始,艾拉抱怨韦斯利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的无能,描写了一个酒鬼在一个要倒闭的农场里工作。她宣布要卖掉这个地方,做一个房产交易,不在乎丈夫是否知道这件事。她对儿子说自己和他们的父亲具有同样的权利做这个交易。

当黄哲伦进入斯坦福大学后,他对San Francisco Magic Theatre和那些新锐剧作家——山姆·谢泼德的作品充满好奇。黄哲伦被采访时,他提及对谢泼德的兴趣:

“If I aspired to a career, if I would emulate someone’s career, it would have been Sam Shepard. Sam never had a play on Broadway but he had a great deal of work done off Broadway, and he was one of the playwrights that I really admired when I first started writing”(Personal interview, October5, 1994).

《新移民》应该是黄哲伦第一部参考谢泼德思想的成功之作了。这部剧在1979年3月首演。当然,身份危机的主题是比较的丰富源泉。《真正的西部》是谢泼德相对较早表达这一主题的作品。在剧中,奥斯丁和李两兄弟的关系充满了怨恨、嫉妒、困惑,是不是被爆发的愤怒打断,这跟《新移民》中Dale, Grace, Steve完全一样。

《被埋葬的孩子》是谢泼德另一部主题对黄哲伦的《蝴蝶君》和《新移民》有很大的影响。谢泼德创造了一个功能失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家庭成员失去了关联感而且经历着不幸。他们忙于毫无意义的日常生活,以致于他们毫无生气,也对现状无动于衷。因此他们的生活毫无目的。

例如,父亲道奇由一个被遗弃、平凡的堕落成茫然的电视迷,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完全忽略了身边的世界。他变成了他妻子辛辣的言辞的真实写照:

“You sit here day and night, festering away! Decomposing! Smelling up the house with your putrid body! Hacking your head off till all hours of the morning! Thinking up mean, evil, stupid things to say about your own flesh and blood!” ( Shepard 76).

这种身份危机的主题在谢泼德的《被埋葬的孩子》中也有体现。道奇与傻儿子蒂尔登讨论寻找自己的必要性 。

DODGE: Whatd’ya come back here for? You expect us to feed you forever?

TILDEN: I didn’t know where else to go.

DODGE: I never went back to my parents. Never. Never even had the urge. I was independent. Always independent. Always found a way.

TILDEN: I didn’t know what to do. I couldn’t figure anything out.

DODGE: There’s nothing to figure out. You just forge ahead. What’s there to figure out? (Shepard 78)

在这部剧的后面,道奇的妻子哈莉陷入生活琐事,机械地在度过她腐烂的、无意义的婚姻中。到这部剧结束,她也没有找到任何幸福感,她想要把家人粘合在一起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取而代之的是,她的精神能量也在绝望中消磨殆尽了。

道奇和哈莉的儿子们也表现出机能障碍和家人疏离的不幸感。这些都源自于对生活没有漫无目的。蒂尓顿发现了院子里的玉米,别人都没看到,这一点就表现出了一种神秘和荒谬的象征。布兰得利是个暴力且好斗的人,用发剪把父亲的头皮剪伤留下了疤痕。蒂尔登的儿子文斯意识到他们家这种遗传性格,追随着一个叫谢莉的美女。谢莉一向取笑美国式的家庭。

儿子布兰得利被文斯折磨。文斯拿走了布兰得利的木腿,当谢莉拿到木腿时,布兰得利的趾高气昂变成了呜咽。在他们这些亲人之中没有爱。谢泼德好像要把他们当做观众嫌恶的受害者来展现。布兰得利用剪刀剪伤了道奇的头皮,但是他却被文斯折磨。这种因果报应似乎也是《被埋葬的孩子》中那些家庭的一个特点。

身份危机这一主题在道奇和文斯的关系也有体现。文斯一直提醒道奇他是蒂尔登的儿子,但是道奇一直表现得很惶惑。道奇始终认为文斯是自己的儿子。最后,道奇让文斯继承他们的房子。但是文斯消失了一段时间,开车去了玉米地带,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庭。

文斯消失之后,谢莉和道奇待在一起,并一起聊天。道奇指责谢莉拥有希望与信仰。他注意到当雨停了时谢莉很高兴。谢莉认为自己是这个家庭里唯一活着的人,其他人都像是死了。

像陌生化一样,孤独也是谢泼德《被埋葬的孩子》中的另一主题。道奇乞求谢莉不要离开他。“now that Tilden is gone”(布兰得利赶走了他)哈莉和父亲杜伊斯一起回到这个房子里,她与杜伊斯似乎有不正当关系。

《被埋葬的孩子》中最重要的主题是死亡和重生。道奇溺死了他和哈莉最小的儿子。这个孩子一直干扰着他们生活的中心。对道奇来说,因为这个错误,一切都变成了虚无。然而,尽管农场不像曾经那样多产,但是道奇还是把财产和房子留传给了文斯。文斯发誓会留下来,延续子孙后代。他因为继承权而感到自豪,而且对种植蔬菜很感兴趣,例如种植胡萝卜。正像哈莉在剧末中坚持的那样,后院里神秘的玉米被看作是一个奇迹。哈莉也提及生长和孕育的神秘:“You can’t force a thing to grow. You can’t interfere with it. It’s all hidden, it’s all unseen. You just gotta wait till it pops up out of the ground”( Shepard 132).

文斯发誓要留在这个充满污垢和杂物的房子,延续家族的传统。哈莉对这个家庭没有认同感。这很像《真正的西部》中的母亲。这是个跟奥斯丁和李发生战争的母亲,当奥斯丁乞求她留在这个家中时,当她旅行回来后,她竟然说她不认识自己的家。她见证了两个粗暴而善妒的两兄弟在酒精中、毁坏财产、盗窃和寻找早期未完成的电影剧本中找寻自己笨拙努力。

像文斯一样,这些兄弟们都宣告一种延续感,但是这种延续感包括荒漠的生活方式的剧情,在这种情境中,奥斯丁恳求他的哥哥李带他去沙漠。文斯的这种家族延续是表面上继续待在家里,处于一种扭曲的状态,折磨希望找到一种精神寄托的布兰得利。后院里魔法般地长出玉米就说明了这一点。母亲哈莉解释这有可能来自于太阳。

谢泼德这种家庭生活的衰落、背叛、暴力、功能失衡、家人疏离这些主题同样是黄哲伦剧作的主题,他们虽然共鸣,但是有所不同。谢泼德的主题与黄哲伦的对应最明显的是家庭关系、寻求身份、亲人间的怨恨。因为黄哲伦的大部分成功的剧作都主要涉及亚洲文化主题、人物寻找文化身份在谢泼德的剧中都无迹可寻,除非让谢泼德写的家庭提到从前祖先荣誉来组成一种更加宽广的文化背景。那么,谢泼德的思想是通过什么方式在黄哲伦的作品中表达的呢?

 

二、山姆·谢泼德的戏剧思想对黄哲伦戏剧的影响

在剧本《新移民》中可以找到一些谢泼德的戏剧思想。剧中有一个由第二代美国华裔,戴尔、他的cousin 格雷斯(第一代华裔美国人)和史蒂夫(格雷斯的朋友,新到的中国移民)组成。

身份是《新移民》中人物主要关注的主题。“新移民”史蒂夫站在加利福尼亚托伦斯的一个中国小餐馆的中央寻找自己的根。戴尔也在寻找自我(self)。戴尔发表了一段独白作为此剧的开场白(序言),在这段独白中,他嘲笑“新移民”们:

Fresh Off the Boat. F. O. B. What words can think of that characterize the F. O. B.? Clumsy, ugly, greasy F.O.B. Loud, stupid, four-eyed F.O.B. Big feet. Horny. Like Lenny in Of Mice and Men. Very good. A literary reference. High-water pants. Floods, to be exact. Someone you wouldn’t want your sister to marry. If you are a sister, someone you wouldn’t want to marry. That assumes we’re talking about boy FOBS, of course. But girl FOBs aren’t really as…FOBish. Boy FOBs are the worst, the…pits. They are the sworn enemies of all ABC—oh, that’s “American Born Chinese”—of all ABC girls. Before an ABC girl will be seen on Friday night with a boy ABC in Westwood, she would rather burn of her face. (F. O. B. and Other Plays 6)

《新移民》中的其他人物也表达了寻找身份这一主题。对自我的探索使黄哲伦在剧中也了大段的独白,这一风格跟之前分析的谢泼德剧中的主要人物的意象丰富的独白完全一样。例如《被埋葬的孩子》中的道奇,《饥饿阶级的诅咒》中的韦斯顿、韦斯利、艾拉。

举个例子,新来的移民史蒂夫很符合戴尔说的那种降低身份的刻板印象。在与戴尔的表妹格雷斯的谈话中,他想象自己是一个神话英雄,关公:

STEVE: Wisdom. Wisdom makes a warrior stronger.

GRACE: Pretty good. If you are Gwan Gang, you’re not the dumb joke I was expecting. Got a lot to learn about school, though.

STEVE: Expecting? You were expecting me?

GRACE: (Quickly) No, no. I meet, what I expected from the stories.

STEVE: Tell me, how do people think of Gwan Gung in America? Do they shout my name while rushing into battle, or is it too scared to be used in such ostentatious display?

GRACE: Uh—no.

STEVE: No—what? I didn’t ask a “no” question.

GRACE: What I mean is, neither. They don’t do either of those.

STEVE: Not good. The name of Gwan Gung has been restricted for the use of leaders only?

GRACE: Uh—no. I think you better sit down.

STEVE: This is very scandalous. How are the people to take my strength? Gwan Gung might as well not exist, for all they know.

GRACE: You got it.

STEVE: I got what? You seem to be having trouble making your answers fit my questions.

GRACE: No, I think you’re having trouble making your questions fit my answers. (F. O. B. and Other Plays 12-13)

这一部分就揭示了黄哲伦关注人物寻求自我认同和文化认同。每一个人物都用长篇大论来叙述这些矛盾冲突。格雷斯的独白也展示了她这个人物与中国神话英雄花木兰的融合。下面这段摘录就可以展现出黄哲伦是怎样把文化、身份认同、冲突、女性独立连结在一起的。女性独立的主题让人想起恩格在《金童》中18年后寻求独立的事。格雷斯说:

Fa Mu Lan sits and waits. She learns to be still while the emperors, the dynasties, the foreign lands flow past, unware of her slender form, thinking it a tree in the woods, a statue to a goddess long abandoned by her people. But Fa Mu Lan, the Woman Warrior, is not ashamed. She knows that the ages pass is the one to whom no victory can be denied. (F. O. B. and Other Plays14)

在《新移民》的第一幕结束时,黄哲伦在戴尔和史蒂夫两个人中,建立了文化与个人身份认同的矛盾。戴尔是一个傲慢而自满的美国化中国人,史蒂夫是新移民的代表。黄哲伦的独白又使人想起谢泼德早期剧作中的言论。

......Before you’re trying real hard to be just like the rest of us—go dinner, go movie, go motel, bang-bang. And when your father writes you that do-it-yourself acupuncture sales are down, you’ll throw that letter in the basket and burn it in your brain, and you’ll write that you’re gonna live in Monterey Park a few years before going back home—and you’ll get your green card—and you’ll build up a nice little stockbroker’s business and have what’s happened and dies, his hopes reduced to a few chattering teeth and a pack of pornographic playing cards. Yeah—great things come to the U.S. out of Hong Kong.

STEVE: Such as your parents? ( F. O. B. and Other Plays 26)

黄哲伦的写作风格和主题性内容明显受到谢泼德早期成功之作的影响尤其是《饥饿阶级的诅咒》和《被埋葬的孩子》。这两部剧都先于《新移民》创作,而且在旧金山的魔法剧院(the Magic Theatre)上演。这部剧在风格和主题方面都最相似。

《新移民》是一个小规模戏剧,而且以角色阵容大幅缩减为特色。与谢泼德的两部剧比较,虽然有相似的主题——身份认同,亲属矛盾,在向往女性力量和独立方面,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继《新移民》之后,黄哲伦的另一部成功之作《蝴蝶君》的首演与《被埋葬的孩子》和《饥饿阶级的诅咒 》几乎隔了9年。这部剧获得了托尼奖,在相似之中也存在很多有趣的差异。这些新方向把黄哲伦与谢泼德区分开来,然而仍然有谢泼德隐约的影响。尽管在《被埋葬的孩子》、《饥饿阶级的诅咒》和《真正的西部》之后谢泼德的剧作与《蝴蝶君》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在《蝴蝶君》中,黄哲伦探索了文化(政治)矛盾,这使他的人物超越了人际关系矛盾的限制。我们想象不到谢泼德剧中道奇、文斯、艾玛、艾拉和奥斯丁主题接近于《蝴蝶君》。但是我们这些会提醒我们,谢泼德风格和内容的早期影响使宋丽玲和伽利玛的世界和背叛成为可能。

在《蝴蝶君》中,黄哲伦追溯了一个不太可能的,但是事实的故事,即一个亚洲男人通过扮演女性玩弄并背叛了一个法国外交官。而这个法国外交官从文化角度上固执地把宋丽玲看作是西方人对日本歌剧《蝴蝶夫人》中巧巧桑一样是被动的、美丽的、被人支配的女性。

黄哲伦在这个故事充满了讽刺,剧中使人感到困惑和欺骗性的性别角色使女性的刻板印象被打破,同时征服性的男性,伽利玛在这种完全的角色颠倒中自杀了。这一复杂的主题为黄哲伦展现了一个新方向。而且当这一复杂心理行为的力量通过音乐、服装、简单的舞台布置在舞台上表达出来时,当然使黄哲伦与众不同了。

三、结论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结论:黄哲伦的创作受到了山姆·谢泼德的深刻影响,尤其是在揭示主题上,他们都运用了独白的方式通过剧中的人物表达对身份的追寻,除此之外他们也把亲属矛盾,女性力量融合在身份认同中。 但是黄哲伦也有很多突破与创新,他把文化冲突结合在主题之中,这当然跟他的华裔身份相关。他在创作中也在不断追求超越,比如《蝴蝶君》就不仅仅局限之前的主题了,他运用了解构的方式,颠覆了东方女性的形象,同时也让自己脱颖而出。

 

 

 

参考文献:

Shepard, Sam. Seven Plays. New York: Bantam, 1981.

Hwang, David Henry. Beat American Plays, 92-93. New York: Applause, 1993.

----. F.O.B. and Other Plays. New York: Penguin, 1990.

----. M. Butterfly. New York: Signet, 1989.

董莉. 出走与回归,梦想与幻灭——评山姆·谢泼德及其剧作《被埋葬的孩子》[J]. 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0,03:70-73.

姜萌萌. 幻象与现实·真实与虚假——评山姆·谢泼德家庭剧的后现代性[J]. 戏剧艺术,2007.

卢俊. 从蝴蝶夫人到蝴蝶君──黄哲伦的文化策略初探[J]. 外国文学研究,2003.

徐颖果. 文化融合:美国华裔剧作家黄哲伦《新移民》剧中的身份认同[J]. 名作欣赏,2012.

王正胜,殷茵. “冒现的戏剧”:美国华裔剧作家黄哲伦作品解析[J]. 戏剧文学,2008.


运营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葫芦岛网站建设 1

      好文章,拜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