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2017年3月22日14:20:45 发表评论 4,500

在经历了「生,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的靖蓉之恋、「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杨龙之恋、张无忌「四女同舟何所望」的踌躇不定、段誉「向来痴、从此醉」的皮格马利翁效应、最终被「大马猴」的冲盈之恋后,金庸终于动笔写下了《鹿鼎记》。

鹿鼎记》和金庸过去的小说截然不同,他以决然的态度毁灭了自己一手创建的武侠世界和武侠价值观,在这部小说里师徒之间是充满算计的,君臣之间是充满不忠的,同侪之间是充满排挤的,书本上的大义凛然是会被打折扣的,甚至就连男女之情都是假的。

之前曾分别撰文写过靖蓉之恋与杨龙之恋,今天就来谈谈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见遇见郭靖,是黄蓉的幸运与小龙女:杨过的生命图腾)

建宁:帝国顶层性虐心理补偿

韦小宝是《鹿鼎记》的主角,他出生于扬州妓院丽春院,父亲不知,母亲是妓女,从小就在妓院里摸爬滚打,在小说中登场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敢打我妈!你这死乌龟、烂王八,你出门便给天打雷劈,你手背手掌上马上便生烂疔疮,烂穿你手,烂穿舌头,脓血吞下肚去,烂断你肚肠」,这个形象与以往任一个武侠小说主角都不同。杨过也来自贫民窟,但他本心是好的,只不过油嘴滑舌了些;令狐冲也很不羁,但他其实对自己的道德标准极高。韦小宝却不一样,他从一开始就是以非常市井、世俗、低下的形象出现在读者面前。

一个最下贱的女性生的更下贱的小混混,从来都没人给过他以尊重,甚至连姓氏都没有:「这小孩生于妓院之中,母亲叫做韦春花,父亲是谁,连他母亲也不知道,人人一向都叫他小宝,也从来无人问他姓氏。」这样一个底层的韦小宝,居然因缘际会一路青云直上,阴差阳错进了皇宫,甚至成了皇帝康熙面前的红人。

在《鹿鼎记》第二十一回《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里,康熙皇帝的妹妹建宁公主登场。

韦小宝笑嘻嘻的上前请安,谁知建宁公主嘻嘻一笑,突然间飞起一脚,正中韦小宝下颏。韦小宝又屈了一腿,躬身在她足边,却哪里避得开?他一句话没说完,下巴上突然给重重踢了一脚,下颚合上,登时咬住了舌头,只痛得他「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嘴巴开处,鲜血流了满襟。韦小宝大怒,心中不知已骂了几十句「臭小娘,烂小娘」,可是身在皇宫,公主究是主子,又怎敢骂出一个字来?

很明显,在建宁公主眼中,此时的韦小宝不过是她家养的一个奴才,随意踢打,可能还没养的狗金贵。这也难怪,在清朝康熙年间这种集权专制社会制度下,有谁把一个小太监的命当回事呢?更何况这是帝国顶层的公主。

如果《鹿鼎记》写到这里,那么可以说金庸构思巧妙,足够深刻地表现出韦小宝和建宁的身份悬殊,借此批判奴性社会了。但再往下看,到了第二十九回《卷幔微风香忽到 瞰床新月雨初收》,韦小宝和建宁终于发生性关系时,我们却能看到新奇却又合乎情理的一幕。书中写道——

(韦小宝)向她身上踢了两脚,抓住她双手反到背后,扯下她一片裙子,将她双手绑住了。公主手足上关节被扭脱了骱,已痛得满头大汗,哪里还能反抗?韦小宝抓住她胸口衣衫,用力一扯,嗤的一声响,衣衫登时撕裂,她所穿罗衫本薄,这一撕之下,露出胸口的一片雪白肌肤。拾起地下的烛台,点燃了烛火,便来烧她胸口,公主受痛,「啊」的一声。 放下烛台,提起鞭子便往她身上抽去。

公主轻声呼叫:「哎唷,哎唷!」媚眼如丝,樱唇含笑,竟似说不出的舒服受用。韦小宝骂道:「贱货,好开心吗?」公主柔声道:「我……奴才是贱货,请桂贝勒再打重些!哎唷!」

看到这里,读者终于心下了然,原来韦小宝和建宁之间的关系如此特殊,平日里韦小宝是奴才、建宁是公主,可实际上却恰恰相反,韦小宝有着非常强大的暴力因子,建宁却想着被韦小宝凌辱。

这正是性虐心理补偿。补偿心理是一种心理适应机制,个体在适应社会的过程中总有一些偏差,为求得到补偿。而在清朝康熙年间的那样一个社会中,韦小宝出身帝国底层,自小被人打骂惯了,建宁却出身高贵至极,皇家公主,谁的命在她眼里都不是命。一个从来都被人骑,一个从来都不敢有人惹,一旦身份调换,极端遇到极端,这才造就了这一对。

韦小宝和建宁这一对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平民百姓和公主相爱,甚至可以说他们之间并无爱情,不像影视剧里表现得情深义重,也许建宁公主就依恋于有韦小宝这样的人来不断鄙视她,而韦小宝也热衷于对帝国顶层的人施加虐待来补偿自己低劣出身的社会身份带来的自卑感。

双儿:最乖巧的礼物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如果说建宁公主的存在抚慰了韦小宝内心深处最大的一块缺陷,但她毕竟是个公主,韦小宝不可能在人前也对她进行凌辱。那么双儿的存在,则是完全让韦小宝人前人后地感受到自己作为男性的尊严。

书中不止一次提到过韦小宝在众多老婆中最疼爱双儿,而且金庸还不停强调这一点。第四十五回《尚余截竹为竿手 可有临渊结网心》中,韦小宝终于发现原来是风际中出卖了自己、出卖了天地会同僚时,金庸却偏偏加上一笔——

(韦小宝)突然又想:「那时候双儿也不在伯爵府,难道她……她也是奸细,也对我不住吗?」想到此节,不由得心中一酸,但随即明白:「双儿是风际中故意带出去的。他知道这个丫头是我的命根子,倘若轰死了她,此后事情拆穿,我定会恨他一世。他不过是皇上所派的一个奸细,暗中通报些消息而已,天地会一灭,皇上便用他不着。我如在皇上面前跟他为难,他就抵挡不住,因此不敢当真得罪了我。」

那么韦小宝真的最爱双儿吗?

我看不见得。

小说第四十八回《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里,金庸写道:「她(双儿)也清楚知道,天下所有的女子,丈夫最心爱自己,即令阿珂也及不上。」

这个词用得极妙,「心爱」,而非是爱。我们对什么东西才会表露出自己的心爱呢?对完全属于自己的物品,玩具也好、住宅也好。有的父母溺爱自己的孩子,认为孩子就应该完全听自己的,剥夺了孩子的自主想法,这时我们会用「心爱」。

韦小宝对双儿就是这样的一个想法,不同于其他几位老婆,如建宁、阿珂、苏荃、沐剑屏、方怡、曾柔,这六位都流露出想离开韦小宝的念头,但双儿不会,她在第十七回登场时,就是被当作「礼物」送给韦小宝的,双儿的原主人庄夫人道:「此去五台山,路程不近,只怕沿途尚有风波。我们想送恩公一件礼物,务请勿却是幸。」

这是韦小宝第一次收到大活人丫鬟当礼物,虽然开始颇不适应,但后来却越发用得如鱼得水。双儿对他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很是满足了他内心大男子主义的念头;双儿又有本领却从不居功自傲,不会让韦小宝觉得风头被女性盖过去。

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金庸塑造双儿这个角色,表面上看起来是满足传统价值观下男性对女性的一切幻想:听话、有本事、死心塌地,但实际上却是金庸暗含贬义地在揭示,虽然双儿这个角色如此讨喜,可她在韦小宝心中却也不过是个物品,是个永远隶属于自己的「礼物」。

双儿,乖巧的小丫鬟,其实是男权社会下的悲哀。

阿珂:男人的战利品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阿珂是男人的战利品。

因为阿珂美,美丽的女人在古代社会是原罪,红颜祸水。

清朝初年最大的红颜祸水就是阿珂的母亲,陈圆圆。历经崇祯、吴三桂、李自成、牛金星,历史上身为大人物的男人们在舞台上游走,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谁赢了,你就能得到天下第一美人陈圆圆。

身为陈圆圆的女儿,阿珂同样沦为战利品。

韦小宝喜欢阿珂吗?他从没真正想过阿珂喜欢什么,要什么,他只知道阿珂美丽,发誓要讨她做老婆。

韦小宝一见这少女,不由得心中突的一跳,胸口宛如被一个无形的铁锤重重击了一记,霎时之间唇燥舌干,目瞪口呆,心道:「我死了,我死了!哪里来的这样的美女?这美女倘若给了我做老婆,小皇帝跟我换位我也不干。韦小宝死皮赖活,上天下地,枪林箭雨,刀山油锅,不管怎样,非娶了这姑娘做老婆不可。」

不同于韦小宝说了那么多谎话,这次韦小宝是实实在在的真心,可是他的真心绝对不是用在喜欢阿珂身上,而是垂涎于阿珂的容颜。

这样死追烂打的情况下,阿珂当然不会爱上这样一个人。阿珂是一个自矜于容颜的女子,她向往爱情、追求真爱,于是在见到郑克塽之后立即倾心于他,郑克塽也表现出该有的样子,与阿珂同甘共苦。

韦小宝依然不屈不挠地想得到这个「战利品」。在这里,我们要再强调一下韦小宝出身妓院,在他眼里,普通女性和妓女的区别不过是一个不在妓院、一个在妓院,对他而言女性就是性、性就是女性,并无二致。

也因此韦小宝不可能爱阿珂,还有例为证。后来在丽春院,当他强暴阿珂时,他从没有过任何愧疚,反而沾沾自喜,自己终于得到了阿珂的人——是的,他从头到尾想要得到的,都是阿珂的人,而不是阿珂的心。

那么阿珂之后是否就立刻心思塌地了呢?也没有。虽然被强奸,她依然跟着郑克塽离去。

直到她发现,郑克塽嫌弃她被玷污;直到她发现,在郑克塽眼里,自己同样是一个可以作为交换的物品而非活生生的女人——

郑克塽道:「我把阿珂抵押给你!」阿珂叫道:「不行,不行。我又不是你的,你怎能押我?」

相信在这一刻,阿珂彻底死心。原来不止是韦小宝,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所有人都把美丽的女性当作货物一样买卖、交换,阿珂终于认命,小说之后用在她身上的笔墨少之又少,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故事已经结束,另一方面因为她的生命已经结束。

这是一个和命运抗争过的女子,却最终早早地心死。

曾柔:少年侠客梦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曾柔在《鹿鼎记》里存在感极低,在韦小宝七个老婆里也是最不容易被人记得的,但金庸偏偏要构造了这样一个女子,让这个女子出现在书中、出现在韦小宝老婆群体里,究竟是有何用意?

回想一下曾柔的出场和曾柔跟随韦小宝的过程,我们不难发现,无论别人对韦小宝如何看待,在曾柔的心中,韦小宝居然是一个急公好义、好像侠客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少年英侠!

小说第二十二回《老衲山中移漏处 佳人世外改妆时》开头以短短几千字的篇幅写了曾柔这个角色,当时曾柔所在的门派要去刺杀韦小宝,却反被擒住,生死关头韦小宝看着曾柔,心想「这花朵般的小姑娘死了,岂不可惜」,于是使出自己独门秘籍:作弊,和他们掷骰子,然后找了个由头将他们放了。

这对韦小宝来说轻而易举,对曾柔来说却是生死关上走了一遭,自此她再也忘不掉了韦小宝,她脸上一红,微微一笑,低声对韦小宝说:「谢谢你。」走了两步,转头说道:「小将军,你这四枚骰子,给了我成不成?」

韦小宝不懂,在他心中这不过是赌钱的玩意儿(「你拿去跟师兄们赌钱么?」),但是在曾柔心中却种下了一颗种子。

阿九爱上袁承志,是因为这颗种子;程瑶迦爱上郭靖,是因为这颗种子;程英爱上杨过,是因为这颗种子;周芷若爱上张无忌,是因为这颗种子;阿朱爱上乔峰,是因为这颗种子;仪琳爱上令狐冲,是因为这颗种子……

现在,金庸终于要亲手把这颗种子毁掉了。

第三十九回《先生乐事行如栉 小子浮踪寄若萍》,韦小宝在丽春院强奸了那么多女子,终于在曾柔的心中,少年英侠的幻想破灭了。

曾柔一言不发,低头出去。韦小宝道:「咦,你到哪里去?」曾柔转头说道:「你……你好不要脸!我再也不要见你!」韦小宝一怔,问道:「为甚么?」曾柔道:「你……你还问为甚么?人家不肯嫁你,你强逼人家,你做了大官,就可以这样欺侮百姓吗?我先前还当你是个……是个英雄,哪知道……」韦小宝道:「哪知道怎样?」曾柔忽然哭了出来,掩面道:「我不知道?你……你是坏人,不是好人。」说着便向厅外走去。

曾柔在小说中出现的篇幅不多,就这两处,却让我们看到金庸的狠心,从此少年子弟江湖老成为幻想中的骗人话,韦小宝终于成为现实。

沐剑屏:懵懂无知的白纸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小时候,我们大都听过一个笑话,说的是男女牵牵手就会怀孕、接接吻就会怀孕。

前段时间,有一套性教育读本开始流行,大家纷纷叫好。

背后的原因很简单,关于性,我们了解得太少了。何止了解得太少,甚至羞于启齿。也因此未成年人性侵变得非常频繁,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性的话题。

沐剑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

从一个角度看,沐剑屏天真可爱单纯,虽然是前明沐王府的郡主,却从小生活在男人堆里,没有人教过她各种知识,因为被骗是常有的。先变成花雕茯苓猪被运进宫里,再被韦小宝骗说是划破了她的脸。

金庸塑造人物的本领非常强,霍青桐、温青青、黄蓉、小龙女、赵敏、袁紫衣、程灵素、阿朱、阿紫、岳灵珊、任盈盈等,这些人物都能在读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可偏偏全《鹿鼎记》里第一个出现的韦小宝的未来老婆,却是白纸一张。

性格呆板,无欲无求,懵懂无知。

不得不说金庸是刻意为之,在过去的社会里强调女子无才便是德,沐剑屏就是这样的代表人物。她不是逆来顺受,而是压根就意识不到逆与顺,韦小宝说划破了她脸那就是划破了,韦小宝说她是「小老婆」她就是了,从一开始就察觉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样的角色不像曾柔和双儿,曾柔是失望后和韦小宝在一起,双儿是甘愿被韦小宝使唤,沐剑屏却是自始至终不知道为什么要和韦小宝在一起,而是韦小宝说了、师父说了、哥哥说了,于是就在一起了。

这其实才是传统社会下夫妻的常态。无趣、悲哀。

方怡:无助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很多人不喜欢方怡。

方怡和阿珂有点像但又不同。

很多人不喜欢方怡,因为方怡对韦小宝太坏了,三番两次骗韦小宝,如果不是她,韦小宝不会去神龙岛,也不会吃豹胎易筋丸。在很多人的心里,女人骗男人是断断不可以的。

但他们往往忘记了,方怡是被韦小宝强抢过来的老婆。

方怡心系师哥刘一舟,在他俩进宫行刺时刘一舟被抓住了,方怡被韦小宝救了,于是方怡求韦小宝救刘一舟。韦小宝贪图方怡美色,于是和她作交换:方怡嫁给他做老婆,他就去救刘一舟。

方怡答应了。但并非是心甘情愿的答应,而是在想:「这小太监又怎能娶我为妻?他只不过爱油嘴滑舌,讨些口头上便宜,我且就着他些便了。」想明白了这节,方怡便即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说道:「这杯酒就跟你喝了,可是你如救不得我刘师哥,难免做我剑下之鬼。」

从这里可以看到,方怡起初答应他不过是权宜之计,反正是个太监,让他占点便宜得了。但是当韦小宝真正救了刘一舟、并且得知他其实是青木堂香主后,方怡的态度大变。

最明显体现在他们一行人在鬼屋时,方怡突然表现出了对韦小宝的亲近——

方怡凑嘴到沐剑屏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沐剑屏咭的一笑,点点头,凑嘴到韦小宝耳边,低声道:「方师姊说,她跟你是自己人,这才打你管你,叫你别得罪了刘师哥,问你懂不懂她的意思?」韦小宝在她耳边低声道:「甚么自己人?我可不懂。」沐剑屏将话传了过去。方怡白了他一眼,向沐剑屏道:「我发过的誓,赌过的咒,永远作数,叫他放心。」沐剑屏又将话传过。

读到这里,仿佛方怡确实更加心系韦小宝了,可再往下,方怡和沐剑屏被神农教捉去,为了讨好教主和教主夫人,方怡诓骗韦小宝到神龙岛,这时韦小宝和读者可都恨极了方怡。

那么这个女子究竟在想什么呢?

很简单,在那样一个女子根本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时代,爱情不可靠、男人不可靠,只有一心为自己谋利,才是有意义的。方怡是杨朱主义者,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活下去、活得好。

苏荃:无奈的最优解

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

方怡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苏荃也是。

但苏荃是一个有本领的女子,方怡永远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又在希望中不断绝望,苏荃却可以不断自己选择。

苏荃是全书中唯二韦小宝见了觉得有威压、害怕的女子之一。建宁是公主、阿珂是绝世美女、沐剑屏是郡主,韦小宝从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韦小宝只在面对陈圆圆和苏荃时不敢完全表露自己。

也因此,在面对陈圆圆和苏荃时,韦小宝是真正处于被动的。

苏荃嫁给洪安通原因很简单,洪安通是神龙教教主,嫁给他,自己就是教主夫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掌握全教权力,何乐而不为?

苏荃嫁给韦小宝的原因也很简单,韦小宝是朝廷大臣,又是青木堂香主,说不定还是未来的总舵主,一个黑白两道都如此吃得开的男人,自己恰好怀了他的孩子,当然要跟着他。

这是权衡利弊后的结果,我们看到,就算苏荃跟了韦小宝,依然能表现出自己的威压,公主不敢造次,其他几位夫人都以她为首,甚至韦小宝都有些怕她。

——或者可以说,韦小宝是怕她,才不得不要了她。

这是一个绝妙的解。

在很多调查里,苏荃都荣获最受欢迎的韦小宝老婆,原因想必大家也都很清楚,在韦小宝七个老婆里,苏荃是唯一一个还算真正掌握了自己主动权的女人,虽然她被洪安通强娶、被韦小宝强奸,但最后她能够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活出自己的样子,已经是清朝初年康熙年间女子最好的归宿了。

可惜也是无奈的。

无奈的最优解。

结语 韦小宝和胡逸之

在《鹿鼎记》里,金庸颠覆了自己的过去,那些纯洁的爱情消失了,换来的是可以用价格来替换的女子,某种意义上就是妓女。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特地写了迷恋陈圆圆多年的曾经的江湖美刀王胡逸之,为了陈圆圆他抛下名声和武功,甘愿在一旁不打扰地陪伴她。

当时那个社会「正常人」对女子的看法是这样的:「吴六奇和马超兴对任何女子都不瞧在眼里,心想美貌女子,窑子里有的是,只要白花花的银子搬出去,要多少就有多少,看来这两个家伙都是失心疯了。」

韦小宝最大的梦想不是升官发财、不是建功立业,而是开妓院。小说大结局第五十回《鹗立云端原矫矫 鸿飞天外又冥冥》里,韦小宝回到了扬州,带了夫人儿女,去丽春院见娘。母子相见,自是不胜之喜。韦春芳见七个媳妇个个如花如玉,心想:「小宝这小贼挑女人的眼力倒不错,他来开院子,一定发大财。」

运营有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